群燕辞归

全职高手:黄喻本命。
既往不恋。人们都是人世间的过客。

【双花】平凡之路1

也不太算娱乐圈的娱乐圈paro

 

这篇超短。

tbc

也就一万来字能更完

---------------

 

平凡之路

 

1

 

张佳乐拜访孙哲平的这天,是北京这两年来最平凡的冬天,一样的寒冷,一样的雾霾,他站在798附近的单元楼门前,缓缓的呼了一口气。

 

北京这两年很少下雪,空气很干,呼出来的气却依然变成一口白雾,让他这个长期滋养在南方的南方人,刚下了飞机就开始不适应,说是水土不服也不是不可以。

 

张佳乐站在楼底下再次翻看了一眼手机地址,然后推开老旧小区单元房的门,三楼楼道里的灯坏了,他站在黑暗里喘着粗气,步履蹒跚的摸索着试探着台阶,终于夹层的灯亮了,他突然听到了一段吉他的声音。

 

没有音响,更不是电子的吉他,好像只是一把木吉他,在很多青春小说里成了一道风景,在唱着八十年代的歌,在诉说着九十年代的情,让他站在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里不知所措。

 

旋律很快就停了,简短了几秒再次开始,然后再停了。

 

张佳乐终于站在了门口,看着门上经历了一年又该换却的桃符,这次他再没有犹豫,直接按响了门铃。

 

张佳乐听着门里一通乒乒乓乓骂骂咧咧,然后接着开始手足无措。

 

门终于开了。

 

“张佳乐?我,孙哲平。”

 

 

 

其实从昆明到上海,再到北京的这一路上,他想了很多,初次见面的措辞在心里在脑海里修改了无数遍,结果看着孙哲平在寒冷的冬日里站在充满北漂有钱人气息的房间里,因为暖气开得很足只穿了一件短袖体恤,胡须头发打理干净,还像个大学生的样子。要他进来坐沙发,还给他倒了杯温水,张佳乐只好反复提醒自己,那只是十年之前。

 

张佳乐听孙哲平那仅有的三张专辑两张单曲,偶尔做了一回粉丝,已是十年之前。可他如今依然像个小粉丝一样。

 

然后孙哲平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扔了之靴子打死了一只小强,手法干净利落,一定做了无数次。

 

张佳乐突然忍不住就乐了起来。心态大概就是小粉丝的男神梦想破灭了。

 

孙哲平看了他一眼,问他干嘛笑。

 

张佳乐说,没啥,我就想想让你给我的电影写首歌。

 

孙哲平说,哦。哪首?

 

想他孙哲平消声觅迹这十年,原先翻唱他歌的小姑娘嫁做人妇还生了一对儿小熊猫,后海的酒吧街从来下载他的盗版从来没想过版权费,不就是一首歌吗,还大张旗鼓的邮件电话预约过来。

 

结过张佳乐说,就刚才那首吧。剧本我邮箱发给你。

 

孙哲平摊在冬日的阳光里,侧着头想了会儿,把第二双扔向另一只小强。

 

孙哲平说,好。

 

 

 

来之前张佳乐准备的所有的用来说服的措辞全无用武之地,上去下来,他看了眼表,还没有十五分钟。赶到机场回剧组,之前,还能不紧不慢地喝杯咖啡吃碗米线。

 

下了飞机再开五个小时的车,张佳乐突然收到了孙哲平的邮件。

 

没开头没结尾,就一句。

 

张佳乐,你厌世?

 

张佳乐借了剧组的车飚上山路玩儿了段漂移,下车还在笑,掏出手机来,给人回邮件,不厌世,那是人性。

 

没过两分钟,孙哲平又给他回一封,这次更简单了,就一个字儿,哦。

 

 

 

电影在公路上拍,辗转各地辗转了五个月,演员都是些有些资历的小年轻,在影视圈里摸爬滚打过,红的,没红的,还有红过了的,中间夹他一个意识流浮世歌网红被作协骂过也骂过作协的网红作家,他生的好看,小三十岁的人,还像个高中生的样子,脾气没文字那么霸道,现场小助理打趣他,跟谁讲戏都像谈恋爱。如今拼颜值已经没用的时代,小鲜肉一抓就是一大把,总算有人知道要拼演技了,主演张佳乐他自己亲自挑的人,挑了好久都不满意,后来喻文州给他打电话,说我有个人,眼神挺干净的,就是你记不住。

 

喻文州在这娱乐圈也是个不大不小的人物,没他同学黄少天那么风光,几年来电视局连续剧拍了加起来也没五部,却部部经典,王杰希两年影帝中间夹了一个他,还有两部提名。脾气满温和的人,也不知道怎么这次能要到他电话,还打电话过来。

 

张佳乐挑照片挑的头都大了,说谁啊,不是黄少吧,我请不起。

 

喻文州说,不是,是郑轩。

 

张佳乐这次想起这么一号人来,蓝雨的万金油,谁都能演,演谁都像,就是没演过主角,这年头男二能红过男一,所以郑轩连男二都没怎么演过,要他演,就是一句要抗收视要被粉还要被黑,亚历山大哟。

 

万年宅男郑轩出色的完成了他抱狗开车被拽下车的命运,一双眼睛是真干净真无辜。

 

杀青宴上,一众被导演张佳乐风餐露宿的折磨的不成样的主演们终于穿上了赞助商的名品高订,郑轩研究了半天酒瓶,反正他不懂,就挑最贵的一个。

 

82年的拉菲,贵死了,不能浪费。不知道黄少和文州喝过没。

 

郑轩一边喝酒,一边跟张佳乐聊天。

 

张佳乐说,我只能保证这部戏你还是能不受打扰的继续生活。

 

郑轩说,红过黑过是什么感受?

 

张佳乐眯了眯眼睛,觉得人生经历丰富了。

 

郑轩没精打采的说,我不喜欢。

 

半夜喝得酩酊大醉回了上海高层公寓,酒店里吐过一次,还能被人记挂着送回家,张佳乐在一片黑暗里觉得胃突突跳着疼,睁着眼睛看着外面宽大的落地窗,夜上海继续着灯红酒绿,花花世界。

 

手机突然亮了,是孙哲平的电话。

 

张佳乐从床上翻下来,光着脚坐在床脚的长绒垫子上。

 

孙哲平在电话里说,没填词,你凑合听吧。

 

隔着崇山峻岭,山山水水,隔着漫长却又瞬间的五个月。

 

孙哲平拿了把木吉他在黑夜里轻轻哼唱。

 

唱完了听到那边好像没什么动静。

 

孙哲平说你在吗?

 

张佳乐擦了擦眼泪,说,孙哲平,你能再唱一遍吗?

 


评论(6)
热度(105)

© 群燕辞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