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燕辞归

全职高手:黄喻本命。
既往不恋。人们都是人世间的过客。

【黄喻】窃玉(0-15 End)

就这样吧。

因为前后都有点修改,所以就顺手放全篇了。

故事总要有个结尾。

姊妹篇方王《碰瓷》方林《琢玉

其实一个叫玉生烟,一个叫春带彩,还有一个应该叫青花瓷

------------------------------------------------------------------------

窃玉

 

0

说来原先蓝雨阁还未名蓝雨之时,引了李商隐一句“蓝田日暖玉生烟”之意,取名蓝溪。一把手是个老军阀魏琛,仗着天时地利,没从云南走的时候就爱开着路虎压边境,蓝溪早年几个老坑全是这么攒下来的。没几年魏琛也知道自己留不得,送了两口坑子给上头,自己留了几个好的,回了家。那些年玉石料子在大陆卖不出价钱去,温饱时代,典当镯子读书的不要太多,还不抵他自己白道黑道上当保镖当打手挣得。花都港地,大佬多了去了,他自己混不出什么模样,撑得住台面留底下人能活着也就行了,惯了醉生梦死。

后头有一天半夜,他跟人打架,这事儿香港地皮上,一天上百起,港地要回归,洋鬼子督查谁还惜得管,他靠在巷子里的垃圾堆里,肋骨差点没人踹折了两根,那条正东的巷子,南边不讲究这些他也知晓,夏日里的一轮旭日正在升起直接照过来晃得他眼睛疼。这巷子两遍危房修得高,有人起来哗哗往下泼洗脸水。

魏琛坐在地上,想着晚上在去哪儿收保护费,就看见一人西装革履的往巷子里来,来人斯斯文文的,梳着时兴的发型,三件套的西装一看就是手工剪裁好的。

那人翻越过巷子里堆得乱七八糟的杂物,站在他面前,弯腰看他,细腻的烟熏香水味刺了他一鼻子,他抹了把眼睛,才看清楚这小白脸的长相——好一张面皮。

小白脸说魏琛是吧?我是方家老大,方世镜。带你看点儿好东西。

不是白话,不是英文,普通话阴阳顿挫,他听得真真的,还是以为自己在做梦。

方家金石玉器一行里太过有名。

方世镜没怕他不信,带他回半岛酒店,折腾了一天,给人洗干净了换身皮,那年他还瘦,衣服不是订做的也穿得妥帖。名牌皮鞋宝石袖扣,成套的领带夹怀表,再换个发型,魏琛认不出来镜子里的自己。

方世镜看着他对着镜子出神,笑得十足的像只狐狸,说走吧。

场子就在酒店里客房底下,方世镜带着他走观光电梯,新修没两年的侧翼30层脚底下就是他曾经大概以后也会像只老鼠一样东躲西藏的维多利亚港。

方世镜没往外头看,靠在栏杆上,慵懒的跟只猫一样。

出了电梯口,一毛头小子就晃着手走过来,一样一水的高订,眉目间跟方世镜有三分相似。方世镜说,这是我弟,方锐。你跟着他走,我进去,不方便。

他才看见会场门口的牌子——香港苏富比拍卖。

方锐带着他没往里走两步,挑了不起眼儿一位子,往里坐。

宝石专场,他就认得翡翠。

宝光帝王绿玻璃种,戒指,摆件,项链,手镯,什么种水货色的他没有过,没过手过?可偏偏那上百万英镑的成交价,砸的他一愣一愣的。

最后一件阳绿玻璃种贵妃镯,那镯子碎成了灰他都认识,他当年亲手挑的石头,亲自请的师傅,流落了一只,一只他自己留着,就这么着,五年了。

浑浑噩噩,昨日生,今日死。

喊价照着百万往上去,魏琛浑身像是有针扎着似的,终于再也坐不住了,跌跌撞撞往外走,看见吸烟室的牌子就冲进去,缩在角落里,捏了根中华烟,手抖得狠,怎么打火都点不着,方世镜知道他就得这样,给他换了根雪茄,亲自点好了送过去。

方世镜翘着脚陪着他,说,魏琛,你明白了吗?

魏琛狠狠吸了两口雪茄,呛的太急咳了两下才顺了气儿,他说我不明白,我特么就不明白了。

方世镜撑着下巴不接话,一会儿方锐进来,喊了声大哥说完事儿了,一千八百万,叶修的手笔,说是给苏姑娘的,我走了,后天的课,再翘没学位了。

魏琛又骂了一句,特、么、的。

方世镜笑了一声,知道他这个弟弟根本不愿意参合家里的事儿,放方锐走了,等魏琛抽完最后一口。

方世镜说,魏琛,老大你当,我跟你走?

魏琛咬着嘴角没给咬出血来。

 

魏琛遣散了手下,走之前看着一帮出生入死的兄弟说就这么样吧,想跟我走的,我接着养,不想走的,我没别的,就剩下这点儿石头,你们挑挑,好聚好散。

有人走有人留。

魏琛先带着方世镜回了云南,仗着比谁都狠,早先该是自己的坑子一口一口追回来,后来凭着方世镜的能力又凭空占了云南大半玉料生意。

那些日子,魏琛可逍遥了。行子里的人都尊他一声老大,连江南嘉世当家叶修都要给他三分薄面,香港拍卖会他又去过几次,叶修后来知道那镯子是他的还有一只,就跟他无赖,说凑成对儿还好,看看成色两千万给我,不亏你。那年玉器凭空翻了两倍,魏琛指着叶修就骂。后来他又多了个徒弟叫黄少天,人鬼精鬼精的,就是个话唠,骂起叶修来比他嘴巴好使。

黄少天也是天纵奇才,羊城的场子取名蓝雨自己开自己管,魏琛乐得逍遥自在,他当是小孩子过家家的事,不赔了就行,不用他烦心。过两天方世镜又领回一个小娃娃来,跟方世镜一样是个穿度讲究细细嫩嫩的小白脸。喻文州被方世镜领着进来,比方世镜还文绉绉的,一看就是书读多的榆木脑袋,魏琛懒得问,喊方世镜一声世叔的,估计又是方家的人脉。喻文州到了堂上,规规矩矩行礼敬茶,喊魏琛一句大当家。方世镜笑得特开心,说文州你来,跟黄少先住一屋里,多照